二十九

与我同行(Come away with me)

第2章:重逢


梗概:重逢是不受期待且不被欢迎的…


正文:

 

几个月过去了,时间还在继续……

 

“上尉!我们看到一个可疑的人影早些时候到达了镇上。我们认为是海贼!” 当她结束与这个镇上的长者的交谈时,她的一名下属惊慌失措地跑过来哭喊道。

 

伊丝卡叹了口气,她刚刚从紧张不安的市民那里得知消息,一群不法之徒开始恐吓他们的港口。伊苏卡已经在码头上快速处理了那些人,在战斗中轻松击败他们,并将他们戴上镣铐并装上她的舰队船。

 

现在剩下的就是冒险上山并消灭这群人的首领。毫无疑问,躲藏起来,并怀着希望等待这片区域最著名和最令人害怕的一位海军上尉的到来。

 

钉子手伊丝卡,她的旧绰号已经让整个伟大航路乐园一侧的海贼们心生恐惧。

 

自从她接受了霸气训练后,她又获得了新的活力,出去为受惊的公民伸张正义。

 

尽管事情发生了很大变化,有些确定的东西在她的生命中真实保留了下来,如同她现在所生活的那样。

 

伊丝卡训练,战斗和对战。她所到的每一个岛屿,都要比以前更轻松地击败并战胜了驻扎在那里的海贼,解放了无辜的人民,维护了看似永远失去的和平。

 

这是她的目标。她在遇到火拳之前就过着同样的生活,只是不同的海域和不同的属下。

 

她再次找到了目标,为她这份差点丢下的工作和曾经鄙视过的生活方式而感到自豪。现在,她的自我感重生,她为这项事业的许下的承诺也再次得到考验,这很合适。

 

伊丝卡探索这个小镇,试图找出她的下属所报告的人影。她遇到了一位困扰的餐馆老板,正在为一个很明显在他们的食物中埋下脸孔的顾客而大惊小怪。他们向她挥手,当她走近时,情况在一秒钟内变得疯狂。

 

“先生?先生!醒醒!你还活着吗?!” 餐馆老板哭叫着摇晃着男人的身体。男人赤着上身,当伊丝卡走近时,她一眼看到了印在他背上的巨大纹身。

 

白胡子海贼团,这是她在总部训练和学习各种恶名远扬的海贼团的旗帜时,非常熟悉的符号。

 

巨大的骷髅头的纹身是死亡的赠品。这是一个四皇的船员,但他们在这里做什么?

 

她走近了些,平静地将一只手搭在纹身主人的肩膀上,将人群赶走后,再在男人身边坐下。

 

橙色的帽子,和以前一样的短裤,还有他一直随身携带但很少使用的标志性短刀。她的喉咙里像是堵住了。一瞬间想要离开的冲动变得更加强烈,但无论如何,伊丝卡还是无法接受自己在死前成为一个懦夫。

 

特别是这种冲动来自于他。尽管他们分离有一段时间,但火拳仍然可以辨认,即使他的脸朝下埋进盘子里的米饭,睡着了。

 

伊丝卡伸手想把他摇醒,但她停了动作。这是她想要的局面吗?她可以把他铐起来,然后就完事了。

 

而且,如果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善良的海贼团船长了呢?在四皇名号下的航海可能会让他像其他海贼一样残忍无情。

 

她不能指望他友好。他甚至可能都不记得她了……

 

不要那样想。

 

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从心底升起的感觉咽了下去。

 

别做懦夫。无论真相是什么,都去面对它。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几下,等待着。

 

唯一表明他活着的迹象是背部的稳定起伏,尽管呼吸道里塞满了食物,呼吸似乎会是多么困难。

 

她又用力拍了几下。

 

终于,艾斯从座位上猛然醒了过来,迅速坐了起来,就像有人用针戳了他一样。

 

“嗯……这是哪里?” 他睁着眼睛问道,他把粘在脸上的食物抹掉了。

 

他转身,直直地看着她。伊丝卡在他仔细端详的目光下僵住了,他挣扎着清醒过来并接收周围环境的信息。

 

 

 

“嘿!伊丝卡!” 他终于说。愉悦的笑容在他脸上洋溢开来,取代了先前瞌睡少年的疲倦和恼怒。

 

“是伊丝卡上尉,”她没好气地纠正道。没有察觉到脸上浮现出一丝如释重负的微笑。

 

这是一个好的信号。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在新世界变成嗜血的好战分子。

 

但伊丝卡无法为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做好任何准备。艾斯冲她微笑,就像他与一位老朋友重逢一样,他非常想念的一位朋友。

 

几秒钟后,她发现自己被他包裹在他的怀抱中,他给了她一个拥抱,将她的整个身体压在他的胸膛,并环绕他那难以置信的强壮手臂。

 

她觉得自己僵硬了。尽管肌肉很硬,但艾斯的怀抱却是温暖而没有令人不适的,他灿若骄阳的笑容和纯粹的兴高采烈使得整个瞬间都变得不真实,令人震惊。使人平静。

 

伊丝卡强迫自己放松下来,拍了拍他的后背。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被拥抱过了。有这种人际的接触感觉很好,即使它来自海贼。她从没想过会以任何方式被艾斯拥抱,但现在发生了,她不能否认他的拥抱比她迄今为止收到的任何拥抱都要好。

 

停!!!不能这么想!!!

 

艾斯终于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打量着她。

 

“你还是那么矮!我不记得你这么小!”

 

伊丝卡的脸颊鼓了起来。艾斯还是像往常一样无礼。 

 

“我和以前一样,火拳。只是你长高了。”

 

“哦?大概吧!” 他说,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和腿,好像他只记得他正在成长为成年人吧,未来几年也许还会更高。

 

“不过,你现在看起来更年轻了!” 他取笑着,戏谑地拨弄着伊丝卡努力从脸上挤出来的微小微笑。“也许是怒容失踪了?”

 

伊丝卡曾几何时会因为这句话而咆哮,但这句话令她想起了过去对于火拳那粗鲁而无辜的评论的痛苦回忆,让她笑了起来。

 

“也许吧。可能是这个,”她回答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火拳。我以为你启航前往新世界了。当他们任命我为上尉并让我在这里驻扎时,我确信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艾斯似乎注意到她的制服,皱起了眉头。“我是来送个快递的,并且看看老朋友。那你还是海军?”

 

她脸红了,但提醒自己不要感到羞耻。这是她一生的选择。由于她的工作使不法之徒远离该地区,她周围的岛屿因新的业务而繁荣和增长。

 

附近的孩子们的笑声是她的功勋,艾斯刚刚吃的食物的来自岛上现在可以用自由开放的路线而换来的食材,因为伊丝卡已经清除了海域上危险的盗贼和掠夺者。

 

“我是。我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可能动摇了我的信念,但我仍然想成为一个在无辜的人民需要帮助时可以依靠的人。”

 

艾斯没好气地撅了撅嘴唇。“不过,你不必成为一名海军。”

 

她轻笑一声:“我知道,但这样更容易。我有一个队伍、一艘船和一大群朋友来帮助我。一个人救人太难了。作为一名海军,我可以接受训练并用我的力量来激励他人也变得更好。”

 

艾斯哼了一声。“我仍然认为,当你有机会的时候,你应该和我一起走。不过我想至少有一名海军在这里做得很好是件好事。虽然我真的很想你。”

 

他大胆的宣言,让她的脸涌上了绯红的潮水。当她试图说些什么时,她的嘴巴张开了漫长的一秒钟。

 

艾斯一定没有注意到他的话对她的影响有多大,他抓住她的手,拉着她穿过小镇,打算抓住他们在一起的短暂时间。

 

***

 

伊丝卡早已忘记了和朋友在城里闲逛时带给她的寒暄和喜悦。而且她也在学习如何平息内心的恐慌,因为她现在可以正式将火拳和“朋友”联系起来。

 

她甚至不再考虑这种想法的可能性,他可能是出于更残忍的目的在利用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艾斯不是坏人。他和她记忆中的他一样善良,这个想法让她既担心又高兴,这是她多年未曾感受到的。

 

“你们的手下看到我们在一起不会惊慌失措吗?” 艾斯见几个海军士兵从身边走过,每个人都向伊丝卡行了个礼,然后不理会艾斯就走了过去。

 

伊丝卡没有理会他。“不完全是,很多海军士兵不熟悉那些在周边岛屿上并不出名的海贼。一旦你成为一名准尉,就需要开始记住来自各个海域的恶名远扬的海贼的名字,而不仅仅是来自我们辖域的那些。”

 

“嗯。有意思。” 艾斯似乎从她的话里陷入了沉思。

 

“但是,我不得不说,你背上的标记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如果你希望避免在其他地方引起不必要的注意,你可能需要穿一件衬衫。”

 

艾斯咧嘴一笑,两人走到了城镇的边缘,然后漫步到了远离港口的布满岩石的海滩边。“你注意到了,嗯?”

 

“很难不注意到!”

 

艾斯转身,将纹身展示给她看,然后指了指。“这是我的新团队。我现在是白胡子的儿子了!”

 

“我听说了。我以为你一直想当船长,靠自己的力量成为大海中的最强者。”

 

艾斯摇摇头,转身面对她。“我曾经以为我想要的东西原来是其他的东西。白胡子是世上最强的男人,我只想让他成为海贼王。”

 

伊丝卡咽了咽口水。在海军中,谈论one piece和海贼王是一种冒渎,如果在战场上肆无忌惮地谈论,可能会带来一些严厉的惩罚。

 

“是的?所以,你当时决定加入他的海贼团,因为他们是最强的,你想向他看齐?”

 

“他们更像是一个家庭,而不是一个海贼团。不,我一开始试图与他战斗,因为他在力量方面曾经而且仍然远远超过任何人。但我加入是因为……好吧,我意识到我从来不想成为最强者。我想找个地方让我——如果我可以——”艾斯切断了自己的话语,默默地凝视着外面的大海。

 

伊丝卡明白了。找到一个属于她并感到完整的地方是她一生都在寻找的东西。这是每个人都在寻找的东西,知道艾斯找到了它,这让她的心感到温暖,即使它是在被全世界悬赏的海贼身边。

 

“你呢?” 他又指着她的衣服问道。“你说你之前升职了?”

 

“是的。我现在是上尉了。有朝一日,我希望成为一名海军上将,从一个岛屿去到另一个岛屿,帮助人们,并用我的力量保护无辜的人免受恶人的侵害。”

 

艾斯害羞地歪着头。“那你还认为海贼是邪恶的吗?我还以为那事发生之后,你肯定会改变主意的。”

 

伊丝卡摇摇头。“你我都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我现在知道并不是所有的海军都是好人,按照这种逻辑,这一定意味着即使是少数海贼也可以是好人。我的目标是弄清楚谁是谁,并将人们从那些出于自私原因想要伤害和破坏的他人的人手中拯救出来。”

 

艾斯似乎对她的反应暂时感到满意。“好吧,如果你想离开,请告诉我。我的伙伴们基本上和你说的一样。我们保护我们领土上的人民,并在新的海贼失控时让他们遵守规矩。不像你们海军,我们一直在度假。不只是每年一次,”他戏弄道。

 

伊丝卡哼了一声,一阵轻笑从她身上逸出,想起了她在香波地群岛和他以及他的大副,那个“蒙面丢斯”的家伙的时光。

 

“我会记住这一点。但是下次我请假时,我会真正享受我的假期,而不必到处追捕你。换个环境可能会不错,不用追捕某个不付饭钱的粗鲁海贼男孩。”

 

两人并肩而坐时,艾斯咯咯地笑了起来。这很好。只是说话,不必保持她要抓住并交出他的表象。他显然是经过,不像伊丝卡,她不愿意再徒增麻烦,只是为了追捕一个不在他们的抓捕名单上的海贼,也绝对不是他们这个工资等级的可以抗衡的海贼。

 

“不得不说,火拳,再次见到你,感觉怪怪的。我曾经真的相信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感觉这片海洋太大了,可以再次有第二次机会见面。”

 

艾斯顿时神色一亮,拿出一张小纸递给她。

 

“那就拿这个吧。如果你到新世界来找我。我会向你展示那里所有最酷的地方。”

 

伊丝卡非常怀疑她是否会踏上伟大航路最危险的一边,即使她有了新的力量和技能。她现在几乎不想离开,尤其是在事情进展顺利的情况下。

 

尽管如此,她还是从艾斯手中接过了那张纸条。上面什么也没写。她立刻认出那是一张生命卡。

 

艾斯给了她如此感伤和珍贵的东西,这让她一阵头晕目眩。

 

对。火拳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也许更强一些,更高一些,但还是异想天开地粗心大意,给了一个海军一个永久的罗盘,根本不考虑可能降临在他身上的后果。

 

并在她是女人的事实之上给她?幸好伊丝卡知道火拳的特点是对某些社会准则和行为视而不见。生命卡是恋人在海上保持联系的一种不言而喻的方式,这是艾斯几乎肯定不知道的事实。海军在进行突击搜查时,在岛上单身女性的家中发现恶名远扬的海贼的生命卡的事情并不少见。而她既是一名海军又是一名女性的事实,让艾斯的选择似乎是危险的两倍。

 

但伊苏卡的内心的一部分知道她永远不会恶意使用这张卡对付他。当她接过它的时候,她在心里发誓要暂时把它安全地藏起来。毕竟,她已经决定不再追捕他,现在他们重逢,火拳证明了他一直保持着善良的本性,她现在不能真诚地用这张卡报仇。把他当作朋友。

 

她说出了她的意思。不是所有的海贼都不好,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甚至可能是好的……

 

很快,艾斯开始讲述他的船员在新世界的最初几周的故事。伊丝卡热切地听着每一个故事,后来和他一起走到附近的一家酒吧,好心的酒吧老板在那里为他们俩准备了晚餐,以感谢伊丝卡为保护岛屿安全所做的辛勤工作。  

 

第二天早上,艾斯驾驶着他的冲浪艇离开了,伊丝卡确保在她给总部的报告中省略了巡逻队关于附近海贼目击事件的报告。艾斯在工作的时候完全有机会阻挠她。这是她能做的至少一个简单的视而不见。

 

他没有造成伤害,并且无论如何,再次见到他让她感到一种平静。



评论

热度(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