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

与我同行(Come away with me)

第三章:给波特加尔的信

 

梗概:随着伊丝卡在她自身的境遇中努力成长,她和艾斯的友谊也随着他们往来的信件而成长起来。

 

正文:

 

又过了一年,伊丝卡才能再次见到艾斯本人。这始于她发现自己收到了一位名叫“特斯”的神秘发件人的来信,不久之后,她发现自己每个月都通过邮件运营者与他保持着持续的笔友关系。

 

伊丝卡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喜欢写信的类型。然而,在最近的事态发展之后,她发现自己不愿意停止与她的“神秘”发件人的互动。也许再次见到艾斯这件事对伊丝卡的影响比她想象的要大。

 

他自称“波特加尔·E·特斯”,每两周给她发一封新的信。收到每封信后,她都在第二天立即亲自邮寄信件进行回复。   

 

在最初的几个月里,这个习惯变得如此规律,以至于伊丝卡的其他下属完全相信她有一个秘密男友正在写信给她。尽管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但伊丝卡从未纠正过他们。他们编造八卦故事总好过发现她正在向一个价值 5 亿贝利的海贼邮寄充满关于她生活的有趣故事的信件,而这个海贼无法编造一个更明显的昵称来隐藏身份。

 

如果总部意识到她在做什么,她会当场被解雇并被带去接受审问,不管整个交流是多么无害。所以,伊丝卡将其作为自己的特殊秘密。

 

不管怎样,艾斯从来没有在他的信件中分享过任何关于他海贼生涯的有价值的东西。他主要讲述关于他弟弟的故事,或者告诉她他所有新船员的最新情况,同时也将他们的真实身份隐藏在一些拙劣的绰号后面。

 

伊丝卡很开心地破解了艾斯在讲述他们的故事时给他的船员们起的所有秘密名字。

 

“金鸡马库斯”很容易与白胡子的一番队队长相匹配, 而“白色胡子”对于艾斯的船长来说几乎是一个可笑的不恰当的名字。

 

最后,她会向他发送一份海军关于他“被悬赏的”弟弟蒙奇·D·路飞的最新报告,以及他作为一名全新的海贼在东方蓝冒险出海以来所做的一系列故事。

 

起初,她犹豫要不要向艾斯透露他弟弟的下落,她不确定给他传递这个消息会不会越界。但艾斯总是会给她回一封措辞强烈的感谢信,伴随着他的回信而来的来自新世界的一个包裹,通常包含一些有趣的小饰品,供她添加到她现在不断增长的收藏中。

 

伊丝卡不记得她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快乐地生活。她的工作很出色,每周都热切地等待一封新信的到来。她的工作非常顺利。她的下属们也都很尊敬她,给予她尊重和友谊,这是她一直珍视的从下属那里得到的。

 

与此同时,鹤中将联系了她,自从伊丝卡被收归她的麾下后,他们两人就有着密切的师徒关系。海军中将经常表扬她,因为她所到达的各个岛屿都保持着牢固的友好关系,并让鹤更有底气与更高的指挥官争论,以便早日而不是迟迟不去地训练更多的海军将士掌握霸气。

 

事情走到了一起。

 

钉子手伊丝卡,不仅仅是一个可怕的剑客和海军上尉,她是一个善良慷慨的灵魂,通过她自己的英勇行为和仁义事迹而受到公众的喜爱,她帮助了各行各业的平民,将海上的捣蛋分子和新人海贼变成马蜂窝,从掠夺者那里保护公民。

 

这就是伊丝卡所希望的一切。她的内心身处希望这一切可以永远持续下去,这种平静的平衡感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晴朗天空。 

 

+++

 

(3周后)

 

 

 

“临时调职。”

 

这就是鹤中将所召唤她的。伊丝卡战兢着。她乘坐的船驶向了地平线上若隐若现的岛屿。海军基地G-5 的重建工作将在船靠岸后立即开始,在列出的将领协助重建名单中,伊丝卡的名字就在其中。

 

伊丝卡以她作为一个正直而善良的海军将士的声誉而闻名,她肩负着她的目标。像多洛中将这样的将士在海军中大量存在,并且总是提醒着她,她的理想只能通过行动而不是言语来体现。仁义和善良在海军的某些部门中不是很受欢迎的品质,有些指挥官将无条件的强制服从作为海军的使命。

 

这对她不能不说是一种惩罚。

 

伊丝卡总是小心翼翼地向其他人谈论她的正义理念,因为他们已经建立“绝对正义”的基石。她遇到的大多数海军士兵都把那根正义的支柱当成自己的,发现她的不同观点通常会大发雷霆,并为此对她采取攻击性行动,现在似乎有一个更有权势的人终于加入了对她的攻击群体。

 

警告就在那里。她不是聋子,最近几周的一些海军对他们对她的想法并不奇怪。她从更衣室里偷听到的回声不断地在她脑海里响起。

 

“心软虚弱的伊丝卡,让海贼们逍遥法外,逍遥法外。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会成为船长……”

 

“谁?哦,那个名誉女孩!名声在外而无实际作为的小姐!要抚慰她流血受伤的心肯定是容易的,毕竟她从没有面对过真正嗜血的海贼!”

 

“她没有抓过任何一个海贼。我听说几年前,她居然要和疯狂的新人强者一战,却被他一次次彻底跑掉。从那以后,长官就让她对付小混混角色。让她加入海军一定很糟糕。我打赌什么她都做不了。

 

以直言不讳的绝对正义支持者而闻名的鬼蜘蛛少将在第二天带着一种自以为是的喜悦,传达了伊丝卡临时调职到新大陆废弃的海军基地的消息。

 

鹤中将曾警告过伊贺,她的出色工作可能会让她去到更危险的海域。谣言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建立起来,但它们最终会使那些不作为不抗争的人倒下。

 

作为一名女性海军官兵已经让她感到与大多数男性官兵疏远了。伊丝卡曾一度希望她的名字和名声能让她远离麻烦,但最近像她这样的海军被描绘成是那种需要真正尝到新世界残酷,才能醒悟并走上“绝对正义”正轨的士官。。

 

当舰队的船只在更严酷的新世界海域以剧烈的颠簸起伏时,她感到不适。G-5 是一个垃圾堆一样的地方,在那里,不守规矩和残忍的海军,通常在更强大的罪犯在海面上将他们撕成碎片之前,被派去对被俘的海贼发泄他们的暴力感挫败感,。想要赢得这里的士兵们的尊重和服从,对伊丝卡来说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她绝不会向失败屈服。

 

她将不得不艰难地度过难关,否则就有可能证实那些关于她和她工作的能力的质疑之辞。

 

伊丝卡今后不太可能被派回乐园。如果她完成了她的任务,总部将让她由暂驻变成长驻,如果她做得不好,她将被打上软弱士官的烙印,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在新世界那里得到技能的磨练和成长。

 

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职业陷阱,她被扔进去了。

 

伊丝卡准备离开的那天,鹤啜了一口茶,露出一个怜惜的微笑。

 

“永远不要放弃希望。如果你做得好,我会看看我能做些什么让你升为准将,或者更好,海军少将。你太有天赋了,不能认输。如果等一切都结束后,战国让赤犬的追随者们把你送进狼窝却没有合适的回报,我会被诅咒的。”

 

虽然没有暗示什么时候结束。伊丝卡曾经倾向于得出结论,这是一个不好的迹象。

 

当船沿着海岸滑行并最终抛锚时,伊丝卡深吸了一口气。G-5 支离破碎的基础设施就在远处;被折磨的囚犯的哀号回荡着,混合了海浪的波涛声。

 

感觉就像走进了一场噩梦,但她有工作要做,她发誓即使一切暂时看起来很暗淡,她也不会停下来。哪怕一切都黯淡无光,但她至少还有一件事值得期待……

 

+++

 

(1个月后)

 

亲爱的波特加尔·E·特斯,

 

谢谢你夹在来信最后一页纸上的那朵可爱的红花。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花了。我驻扎的岛上不会存在这样的事物。老实说,这里没有真正的植物。

 

我很高兴听到你和你的家人都很好,尽管每年这个时候下雨了。你在上一封信中描述的狗听起来很可爱,我希望被炉(注:原黑桃海贼团救助的一只猞猁)能和它好好相处。

 

至于你的问题,就我而言,我的工作还没有显著的改善,但我正在取得进展,尽管是一小步。与我共事的人终于开始倾听,并且至少在履行他们的一些职责。

 

然而,我的日子似乎越来越多地淹没在文书工作中,而不是在海上巡逻,如我所期盼的那样去帮助人们。就在我似乎在与我的手下取得进展时,我的上司让我回到办公室工作。感觉就像我每走一步,我就被迫退后两步。

 

很抱歉用我的沮丧事让你厌烦!

 

说点有趣的,我听到了关于你亲爱的兄弟的好消息。根据我在东方蓝的一些朋友的八卦,我听说他很健康,尽管有一些恶作剧。我希望你的担心得到缓解,并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周内你能够多多保重。

 

我会保存这朵花,用它来保持我的动力。几周后我会再次休假,我决定尽可能去一个被大自然覆盖的岛屿,在那里有一些美味的食物。你前几封信中提出了一个很好的点子,生活太糟糕了,我应该尽可能多地吃美味的食物。

 

我的身材真是该死!在这一点上,无论我如何训练,我无法真正增加重量。

 

如果您有任何建议,请告诉我。

 

最好的祝愿,

 

锤子手米苏卡

 

+++

 

亲爱的锤子手米苏卡,

 

你什么时候休假??!?!我会来拜访。我会带“不戴面具的慕斯”和老船员来看你。时间还要看起来很久呢。

 

我收到你的信越来越少且间隔越来越长。它很吵!我本来打算穿过红土大陆去看你的,但既然你现在在我这边的海域了,我到你那里会容易得多。

 

和你一起共事的这些家伙听起来像一群混蛋。像他们这样的渣滓需要被丢入海中。

 

让我知道你什么时候离开。如果你需要帮助,就通过我的生命卡找到我。我的父亲和兄弟想见你,我敢肯定,当他们最终亲眼见到你时,他们会举办一个宴会的。

 

一如既往,感谢您对我宝贝弟弟的友好更新。当你告诉我关于他的事时,我无法用语言表达这有多么令人欣慰。当我们再次见面时,我保证带你去最美味的地方,这样我们就可以吃上一吨!

 

最好的,

 

波特加尔·E·特斯

 

PS:斯卡尔(注:原黑桃海贼团成员,情报家,骷髅周边爱好者)向你问好。他很想你,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回答你上一封信的问题,我仍然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所有似乎和你有关的消息的。我以为你也给他发了关于你职业生涯更新的信件,因为他似乎对此非常了解,实际上他是想要问你为什么这样做,但现在,我不知道?

 

+++

 

亲爱的波特加尔· E·特斯,

 

哈哈。你真有趣。

 

不过,我想我会把假期当作一个反思孤独的时间。你现在似乎太忙了,没有时间去打扰。没必要为了见我而带任何人过来!我不想麻烦他们,我甚至没有决定去哪个岛!

 

你只需要继续做你正在做的任何事情,并且不要觉得有任何形式或者有任何义务将我介绍给任何人!

 

无论如何,当我休假时,三周的时间并不是很多。我不想麻烦你。也许明年我们可以安排一次拜访。

 

现在,无论如何,我真的不能冒着被看到和海贼在一起的风险。我的上司越来越警惕,任何一点小事故都会惩罚我,而与你的家人见面实际上是我可能遇到的麻烦事清单上的高位。

 

不管怎样,我一定要去!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我还有更多的文书工作要整理。

 

最好的,

 

锤子手米苏卡

 

PS:说真的,别担心把我介绍给任何人。替我和斯卡尔打声招呼。我不确定他的……对我或我的事业的钻研精神是什么。

 

PPS:以防我在上面说的不清楚,不要觉得有义务来见我或者任何事情。我敢肯定你只会受到猛烈抨击,我不想给你带来不便。

 

+++

 

(3周后)

 

 

 

#休假日第一天#

 

伊丝卡穿过苹果九号岛的高大美丽的小树林,朝着镇中心的大苹果走去,她感到无尽的愧疚感涌上心头。

 

她故意对艾斯的最后一封来信做出含糊的回应,甚至没有打开他两周后给她的答复。一想到在新世界亲自见到艾斯,她就已经充满了焦虑。但是考虑到会见他的新团队,白胡子海贼团,的这种想法,感觉就像是一个残酷笑话末尾的关键点睛之语(笑话中的笑话)。

 

艾斯从来没有吓到她。他一直是那个才华横溢却又不靠谱的超级新秀,他虽然声明狼藉,但从来不是一个让她内心真正恐惧的敌人。但白胡子是。在所有活着的海上势力中,他很容易就被伊丝卡认为是她永远不会准备好对抗或见面的男人。

 

与萨卡斯基上将,甚至波萨利诺上将这样的男人在同一个房间里,她几乎感觉到不舒服。更何况是站在那个几乎可以毫不费力地从头到脚战胜他们两个的男人的形象面前,让她坚决拒绝了脑海中的想法。

 

她喜欢艾斯。他是个好人,归根结底,伊丝卡很珍惜他们的信件友谊。但她也知道他的决心。她有很多品质,但天真不在其中。他会试图以某种方式见到她。

 

伊丝卡做了一番研究,然后选择了一个岛屿去休假。食物拱岛和货港岛是完全不可能的。如果她想避开艾斯,访问一个目前已知是白胡子领土一部分的岛屿是非常愚蠢的。

 

但伊丝卡也不想把她宝贵的时间浪费在阴暗的G-5基地范围内的位于新世界开端的洛基群岛上。这么多吵闹的海盗去了那里,伊丝卡只是想在她的休息时间放松一下。

 

所以,她选择了苹果九号,漂亮到足以让人想去拜访,希望能隐蔽到如果艾斯追上她的话,她会甩掉他的踪迹。

 

到目前为止,她的计划是成功的。

 

伊丝卡穿着她唯一的一套度假服装,从一家商店走到另一家商店。她最后一次休假的记忆让她印象深刻。那是一年半前在香波地的事情,导致艾斯逃到了新世界,而在多洛被击败后,改变了伊丝卡作为海军的整个职业生涯。

 

看着琳琅满目的服装和食品摊位,她叹了口气。片刻之后,她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但她无法决定该去哪里。她一开始只带了这么多钱来花。她想选择一个好地方,以确保她的饭菜物有所值。

 

又是一个没有遵守的诺言。虽然她向艾斯承诺她会更多地享受美食,但伊丝卡已经感觉到,一旦她回到 G-5,她将被迫忍受额外的训练,因为她的假期体重阻碍了她的进步。

 

这些想法困扰着她,她扫视了各个摊位的糖果苹果、苹果派和苹果面包。在她的脑海深处,一个显著的存在掠过她见闻色霸气边缘。

 

应该没什么。

 

伊丝卡的目光甚至没有从她面前的餐厅菜单上移开。

 

这里是新世界,很多人都有很强的存在感。这不可能是她认识的人,更好的情况是,除非她的海军身份被发现,否则她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和别人说话。

 

与乐园不同,新世界严重缺乏海上后备力量,这也是总部如此努力改造 G-5 的原因。如果她被逼到绝路,他们不可能派人去追回她,因为她只是一个人。

 

一股奇异的温暖在她周围蔓延开来。今天这个岛很暖和,奇怪的是,苹果九通常有大约半年的时间在上面下雪。话说回来,伊丝卡并不担心这一点。新世界的气候变化无常,今年的春天也许来得更早。

 

或许她今天早上离开旅馆的房间之前应该多考虑一下的。

 

一双有力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让她整个人都僵硬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用力的拥着她,靠在她的肩膀上,凝视着她手中的菜单。

 

“嗯?我不知道这是否是最好的吃饭的地方。他们的菜单上没有肉。他们只是把苹果放在所有东西里,”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伊丝卡抑制住了她喉咙里的尖叫,艾斯用身体的其他部分搂着她,既像环抱又像紧拥。

 

“火、火拳?!我们又见面了。好奇怪。我不记得在上一封信中告诉过你我要去哪里休假!” 伊丝卡结结巴巴地试图挣脱他的束缚,转身面对他。

 

他知道。或者更确切地说,他一定意识到她会试图避免他试图强迫她见他的船员。但正如她所知,艾斯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尤其是当他要随心所欲的时候,更可怕的是,他常常隐藏着他随和的笑容背后的真实感受。  

 

“是的。那是很奇怪。我很高兴我及时找到了你!当你没有在信中写上岛名时,我不得不打电话给我船员的一些盟友,让他们告诉我是否有一位橘红色头发的女士到达了他们的港口,只是为了缩小你的位置范围,”他高兴地说,尽管她拼命地想逃跑,但他还是很好地抓住了她。

 

“你以为那是故意的吗?!” 她抱怨着,他终于放开了她,她转身看他。

 

他比以前还要高。也更有肌肉。艾斯无论是在身材还是坚持自我的方式上都变成了一个男人。多年前,伊丝卡遇到的随遇而安的少年新秀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他作为一个恶名远扬的海贼站在原地,既有力量又有魅力,可以领导最伟大的四皇的主要部队。

 

而她还在这里。自从她 16 岁停止生长以来,她仍然保持着同样的身高,当然更强壮了,但仍然对如何驾驭新世界毫无准备。这一年眼睛下面因为睡眠不足而产生的皱纹,以及训练后脖子上的瘀伤,这是她主要的重大变化,不是艾斯那种让她看到就感到头晕目眩的变化。

 

然而,火拳仍然用他总是给她的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对她咧嘴一笑,那个眼神似乎没有看出伊丝卡每天在自己身上看到相同的缺陷。

 

“没门!我知道你。你只是太好了,不想给见面带来负担,但这没问题。我可以以比你想象的更快的速度驾驶冲锋艇穿越这片海域!”

 

“艾艾艾艾斯……”她虚弱地嘀咕着,非常清楚她现在面临着走钢丝的局面。如果她不提出来,也许她还能挽救这一天。艾斯擅长忘记小细节,如果她回避会见他的船员的话题,也许这可能是一次有趣的拜访,绝对不包括她独自与世界上最危险的海贼面对面。

 

说明他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她上一封信中的所有潜台词。正如她在寄出信后所担心的那样,没有直接明确地让艾斯认为,伊丝卡她不是害羞,而是自我保护。

 

“好吧?我们去吃饭吧!我会请客,因为海军不会付钱给你闲逛的!” 他笑了笑,拉着她的手,带着她顺着街道来到伊丝卡之前经过的一间酒馆。

 

伊丝卡苦着脸。即使作为上尉,她也只是在一封信中随便提到过一次,她的薪水太低了,没想到艾斯会读得这么细。回想起来,如果他还记得那个细节,他一定是真的把她所有的信都看完了,而且这些细节都在他的记忆中。

 

再一次,又是那个把戏。艾斯做的总是比他说的更多,并愚弄你以为他是健忘的。火拳是不可忽视的力量。

 

好的一面,她害怕重逢的部分似乎消失了,他兴高采烈地把她领了进去,两人坐下来吃饭。

 

她想念他,如果他不是那么鲁莽地将她置于一些职业生涯和生命终结的危险中,她一开始就不会避开他。

 

几个小时过去了,艾斯笑着听她讲述关于新基地的故事以及它复兴自己的可悲尝试。

 

面对面交流更容易,而伊丝卡已经忘记了他们之间在写信领域之外的对话是多么自然。

 

反过来,艾斯给了她关于他的新老船员的无尽花絮,描述了他目前作为二番队队长的角色以及自从他们上次谈话以来船员的冒险经历。看来他的名声已经变得如此炽盛,以至于艾斯现在几乎可以不受限制地进入他以前在他第一次到达新世界时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绕过的岛屿,他回忆起他离开乐园后的最初的时光。

 

“你知道,没有在每个岛上见到你很奇怪。相反,还有这些疯狂的海军甚至更疯狂的海贼团船员瞄准我们,这可没那么有趣,”他一边吃着八份食物,一边抱怨道。

 

伊丝卡努力不去回忆她当年对他的感觉是多么的讨厌。不过,艾斯似乎并不介意,他怀着一种喜爱的心情回想起那些记忆。

 

“我很高兴听到你的这些事情,真的,”他的最后一个故事结束后,她说。“信不信由你,我很担心。这个地方很危险。我很高兴你到目前为止在战斗和冒险中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两人安静地吃了一会儿。到餐厅大概过了一两个小时。艾斯身边堆放着成堆的盘子,而伊丝卡只有区区的两道菜和未完成的甜点部分。

 

“情况还不错。我加入白胡子后,情况好多了,”他凝视着远处说道。“与成为白胡子海贼团的一员相比,成为新秀是不同的。我真的不再抱着最好的希望去岛屿了,我通常可以在那里遇到一些人,当地人很乐意为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提供帮助,因为在我们的自己领土不会遭到猎杀。”

 

“哦?”

 

他点了点头,再次用同样的笑容看着她,但眼中的神情似乎几乎是渴望的。

 

“是的。很好……自由。真希望我能——”他停顿了一下,真的看着她。伊丝卡几乎感觉要起鸡皮疙瘩了,但艾斯的表情似乎是柔和而不是挑剔。

 

他们为这一刻准备了一段时间。如果要求伊丝卡指出艾斯一定是从哪里开始注意到她身上的某些东西,那一定是在她回复了他几个月前寄给她的第一封信之后。

 

“……伊丝卡,你现在在那里开心吗?”他问道,切断了他一直在盘旋的想法。

 

她惊讶地眨了眨眼,当这个问题让她措手不及时,她的胃里开始难受地翻转。

 

“快乐的?你的意思是?”

 

他继续。“自从来到这里以来,你给我的每封信都比上一封更短,似乎更……沮丧。我知道你工作很忙,不知为何你喜欢忙碌,但即使现在你似乎也有点不对劲……”

 

如果黑暗能够笼罩她并将她拉入虚空,她希望现在就这样做。也是,她的 G-5 失落症在她的信中很明显……

 

这是真的。上个月,作为一名海军,感觉特别累人,就像在黑暗的隧道中行走,希望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并祈祷最后的光明开始照耀。

 

想到艾斯在阅读她的信件时越来越担心她,她感到一阵绝望的热浪涌上心头。

 

“这是——”她开始说,但她怎么能骗得过这个人呢?火拳有不可思议的能力识破她的谎言。一直都有。在这种情况下说谎毫无意义。

 

另外,他是她的朋友。他们写信是因为是因为信件的好处之一是彼此诚实。即使他们亲自见面,现在也没有理由停止这一点。

 

他等着她松口,并且把她不吃的甜点拿开。

 

“老实说,事情一团糟,”她叹了口气。“G-5 基地没有阳光,吵闹,那里的士兵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海军。每次我与他们取得任何进展时,我的上级都会强迫我处理一些无聊的下级任务,同时他会散布关于我的新谣言,以便我的队员找到新的方法来破坏我的指挥权。我无法进步;但这是我的工作,我正在全力以赴。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我都不太可能被允许回到我在乐园的旧部队上,所以我正在尽力而为。我还可以做些什么?”

 

艾斯凝视着她,一股决心涌上心头。伊丝卡几乎可以完美地预测出他嘴里接下来的话。

 

“你应该离开海军,加入我的团队!你会快乐很多。我保证!” 他说。他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身体靠在桌子上,伊丝卡周围的空气变得温暖起来。

 

对于注视他们餐桌的人来说,艾斯似乎在向她提出某种浪漫的请求。在某种程度上,他的提议看起来很像,但更荒谬。

 

伊丝卡用了片刻的时间让自己怦怦跳动的心平静下来。

 

“火拳,我不能就这么离开我的岗位。我正在努力帮助需要我的人,虽然这意味着我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都被困在那个糟糕的基地。”

 

“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帮助别人!我们是白鲸号的船员。我们拥有保护和帮助平民的岛屿和领土。这比为海军工作要好!”

 

她摇摇头,悲伤地笑了笑。

 

“我正在努力让海军队伍变得更好。我必须坚持下去,尽我所能地树立榜样。如果我离开,我所有的进步都将付诸东流,那些试图追随我脚步的人将面临背叛的风险。”

 

艾斯对她的回答更加不满了,比以前更不愿意让步了。每次见到他,他的决心似乎都在增长。她曾在回应他的提议时崩溃,那是多久之前了?

 

“如果你真的成为了海军上将之类的,你还能给我写信吗?如果他们要你和我的船员战斗怎么办,嗯?到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

 

这些问题抛给了她,但方式不同。一股从未有过的柔软涌上心头。她将他温暖的手重新握在自己的手上,覆盖住了它们。

 

“我不会让任何事情阻止我们成为朋友。我承诺。另外,你之前自己说过;你了解我。我‘太好了’,不会以任何方式伤害我的朋友。”  

 

艾斯似乎暂时接受了她的话,两人安静地坐着,欣赏着周围餐厅的闲聊。艾斯背上的白胡子骷髅头纹身似乎并没有给当地的顾客敲响警钟。

 

到了付钱的时候,经理只是看了一眼艾斯,挥手让他离开,让艾斯考虑让白胡子下次路过时,让附近那些危险航行的奴隶贸易船在靠近他们的海岸时停止前进。

 

又是她的耻辱。在这里,她再次大胆拒绝了艾斯,但他的话是对的。白胡子确实保护了他的人民。与此同时,海军可能会允许让那些奴隶船不受限制地继续航行。

 

伊丝卡离开后,阴沉再次笼罩着她,迎接她的是地平线正下方的夕阳。然而,随着艾斯跟着她出去,再次抓住她的手,她的悲伤瞬间消失了。

 

“喂,等等!” 他说,又像刚才一样热情。

 

“你想和我一起散步吗?” 她天真地问道,被艾斯似乎下定决心要和她一起休假给迷惑了。

 

不过,她脑后的一种轻微的危机感开始升起。她是忘记了什么,还是只是因为放松了一次而变得妄想了?

 

“当然!我们可以一边走一边去我船员的船。从这里到海岸只有一点距离。我们可以在晚餐后走过去,以防我们到达时萨奇试图喂你!”他欢快地回答,她手上轻轻的抓握变成了虎钳般的爪子,紧紧抓住她,开始狂热地将她拖向小镇码头的隐蔽处。

 

“什——什么?等等——”

 

啊,是的……她忘记了……艾斯一心想把她介绍给他的家人。他的庞大危险和致命的船员里满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海贼们。

 

不好了——


评论

热度(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