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

与我同行(Come away with me)

第 4 章:与家人见面

 

梗概:伊丝卡发现自己被不知不觉地介绍给了她“非男朋友”的家人。

 

正文:


除了这个什么都行。

 

在某些时候,艾斯一定已经受够了她的逃跑尝试,因为他最终将她扛起来甩到肩上,然后把她带到了远处停靠的巨大白鲸船上。

 

她敲着他的背,求他放下她。

 

“火拳!艾斯,放我下来!”

 

他笑了。

 

“我不知道你学会了使用武装色霸气,”当他们越来越近时,他称赞道,伊斯卡加大了她的挣扎,艾斯火热的身体再也无法抵抗她使用的新技能的打击。

 

但尽管她很努力,她的挣扎还是没能摆脱艾斯的束缚。

 

“我告诉过你这不是个好主意!我真的不想——”  

 

艾斯把她“扑通”放在船的前面。在上方,伊丝卡可以看到他的一大群船员聚集在一起,看看骚动是怎么回事。

 

艾斯转向她。“快点!他们一直很想见你!”

 

“艾斯——我不知道这对我是否安全。我是一名海军——”

 

他摇了摇头,坚定执行自己的决定。

 

“我问了老爹,如果你来了,我能不能带你上船,他说没关系。快点!这是完全安全的!你会喜欢的!”

 

伊丝卡对白胡子的实际性格知之甚少,但在她的脑海中爱德华·纽盖特让艾斯带她上船,就像父母让他们的孩子玩约会游戏一样,这与她之前对他是什么样的人的想法大相径庭。 .

 

她仍然想逃跑,躲起来,忽略艾斯关于将她介绍给他的“兄弟”并让他们彼此成为朋友的全部想法。如果这是他试图改变她成为一名海军的办法,那是行不通的。为什么他不能一个人离开?

 

艾斯曾经试图让她成为一名黑桃海贼团的船员,但她拒绝了。他当然明白试图欢迎她加入一个更强大、更恶名远扬的海贼团也不会改变这个选择。在寻找实现梦想的地方时,她所追求的并不是真正的力量或者恐吓。

 

那么,我在寻找什么? 当她试图处理她的恐慌和期待时,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不管怎样,看着艾斯热切期待的脸,伊丝卡觉得自己的决心破裂了。

 

他们已经走得太远了,现在不能回头。如果她试图逃跑,艾斯会追上她,而他的船员离她很近,如果他想把她拉回来,他会有后援。

 

信中没有说清楚是她的错,从艾斯身上满是希望的快活气息来看,这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回想起来,当她收到并回复艾斯的第一封信时,她向自己承诺,既然他为她做了这么多,她会先把他当作朋友,而不是海贼。现在是她对自己的承诺负责的时候了。

 

虽然她的工作是追捕那些试图伤害他人的顽固罪犯并惩罚他们,但艾斯已经证明他不是那种人,伊丝卡艰难的咽了口水,但此时他的家人应该得到同样的怀疑。

 

“我可能要死了,” 当一阵微风吹过她的橘红色头发时,她想。

 

放下戒备,她允许自己和艾斯一起走上船舷。

 

+++

 

他们一上船,伊丝卡就看到了熟悉的丢斯和斯卡尔在等着他们的景象。

 

“伊丝卡队长!” 斯卡尔一边夸奖一边走到她身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就像他们是好久不见的好朋友一样。

 

“我很想你。自从乐园以来,我们就没有见过你精致的脸庞和精确的剑法。祝贺你升职,我要说的是,祝你在新平台好运。鹤中将一定很努力地让你从 G-5 那些的胡说八道的谣言中解脱并获得新的军衔。”

 

像往常一样,斯卡尔似乎知道他无权知晓的事情。也许是他让艾斯知道她要去哪里度假。毕竟,他似乎有黑进海军通讯的记录。

 

他一放开她,丢斯就上来,轻轻挥了挥。

 

“伊丝卡。”

 

她试图回他一个友好的微笑,但紧张的情绪让她的表情有些颤抖。“丢斯。希望小说顺利。艾斯告诉我你在进步?”

 

丢斯,在她身边一开始总是很尴尬,他一定也感到紧张,他的脸通红,点点头,移开了他的视线。

 

“小说,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写作是一项……任务。”

 

“嗯,很高兴见到你们俩!现在,如果你能原谅我,我应该去——”

 

艾斯的手臂在她的腰间盘旋,困住了她,更多的船员出来看他们。

 

伊丝卡很快就认出一个高卷式发型的男人是萨奇(注:白胡子海贼团第四番队队长),而率先出现在她面前的蓝色鱼人她记得名为“那缪尔”(注:白胡子海贼团第八番队队长)。

 

天啊。鲨鱼鱼人真的在围着她转。

 

萨奇看到她几乎觉得好笑,并且欢呼起来,他兄弟般的目光看着艾斯时,变成了一种批判而又困惑的眼神。

 

“好吧好吧,艾斯。我从没想过你终于让我们见到了你的秘密女友,”他低头看着她咧嘴笑着,就像一个猎人在寻找被困的猎物一样。“你一定是伊丝卡!关于你,我们听说过太多了。”

 

尽管他看起来很吓人,但萨奇却散发出一种非常和蔼可亲的人的气质。但他的话却让伊丝卡紧张起来。

 

在她身边,艾斯惊恐地尖叫起来。

 

“闭、闭嘴!她不是我的秘密女友!我告诉过你,她只是一个朋友。现在停止你脸上的阴暗表情!”两人互相拍打着,萨奇向艾斯开起了无情的笑话,说他把这个“神秘的情书女孩”带上了船,而艾斯试图点燃他的头发。

 

鱼人那慕尔,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走近了,嗅着她周围的空气,而伊丝卡默默地向高处的众神祈祷,不要让红晕占据她的整个脸庞。

 

众神并不怜悯。那慕尔看起来还不错,直到他说:“你们俩闻起来有同一种食物的香气。那你一定是跟她约会了。”

 

“我就知道!” 萨奇叫道。

 

艾斯的手臂从她腰间消失,扑向两名队长,显然两人都更想折磨他而不是恐吓她。

 

但这并没有排除其他船员。丢斯站到她身边,伊丝卡知道是“钻石乔兹”(注:白胡子海贼团第三番队队长)的大个子出来并瞄准了她。

 

他的个子让他成为船上较大的成员之一,并且因其战斗能力而声名狼藉,在他的好运气的时候甚至能够和海军上将对战。他的目光似乎更符合她的预期,对她的一举一动都带有计算和猜疑。

 

她想到了一个不受欢迎的想法。

 

他们知道她是一名海军吗?艾斯可能忘记告诉他们了。

 

不好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丢斯和斯卡尔也没有保守秘密吗?他们一定告诉了他们的船员关于她的一个重要细节,对吧?

 

她偷偷向丢斯投去询问的目光,但蒙面人似乎正忙着想暂时阻止艾斯。

 

乔兹的访问时间很短。在介绍完自己之后,他害羞地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因为更多的名声大噪的队长过来驻足观察她,而艾斯则试图用身体抵挡他取笑他的兄弟们。

 

接着,身着和服的著名剑客兼神枪手的队长伊藏与身穿绿色衬衫的短发海贼队长哈尔塔(注:白胡子海贼团第十二番队队长,武器是一柄黄色的佩剑)走近,如果伊丝卡在海军学校的学业不错的话,他也是一位以持剑著称的天才。

 

伊藏把嘴掩在优雅的扇子后面,远远地等待着,哈尔塔走到她面前,兴奋地咧嘴大笑。

 

“欢迎来到白鲸号!你一定是艾斯的秘密女友——我的意思是他经常告诉我们的笔友。我是哈尔塔。”他说,向她伸出手。

 

这是迄今为止她收到的最礼貌的问候,但伊丝卡并不是来评判白胡子海贼团的举止。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表现得好像他们已经很了解她了,伊丝卡开始怀疑艾斯对她说了多少。

 

 “我是伊丝卡。很高兴能遇见你们。艾斯也告诉了我很多关于你们大多数人的事。抱歉打扰了,”她说。

 

以藏走近了些,研究着她的模样。“我是第十六番队的队长的以藏 。你好吗?我希望艾斯没有像那样把你扛在肩膀上拉过来。我们可以请你喝点什么或吃点什么吗?毕竟你是我们船上的客人。”

 

“艾斯,你这个人渣。你怎么能对你漂亮的女朋友这么粗鲁?那些让你引以为豪的礼貌在哪里呢,嗯?” 当火拳试图抓住在他几英尺外的另外两个咯咯笑的船员时,萨奇咯咯地大笑了起来。

 

“闭嘴!” 艾斯喊道,每过一句话就显得越发慌乱。

 

尽管艾斯咧嘴一笑,但伊斯卡可以看到艾斯眉头有微动的恼怒。尽管有小小的摩擦,但他在家人身边似乎很自在,能在这里很高兴。

 

正如海军报告中描述他们的家庭动态时所展示的那样,所有成员之间似乎都非常亲密。伊丝卡认为至少白鲸号船有一个健康和支持的结构是值得高兴的事。虽然对于海军来说这么想不恰当,即使是她自己现在也可以从白胡子那里学到一些关于如何对待彼此的课程。

 

她一时有些羡慕,但还是顺其自然。至少这是值得高兴的事,亲自确认艾斯与关心他以及喜欢玩乐的人在一起。

 

随着谈话从他们的“关系”转向其他话题,她开始慢慢放松。她确实发现自己被迫保持警惕,尽管一些队长开始询问更多关于她生活细节的问题。

 

哈尔塔和以藏似乎对弄清楚她从事什么样的工作特别感兴趣,从而巩固了她的关于他们不知道的想法。

 

艾斯为什么要保密?他有没有把他写给她的信的全部真相告诉任何人,或者像她对自己的上司一样隐瞒?

 

当问题变得过于个人化时,事情变得更糟。特别是一名船员从人群中挤出来,让她不寒而栗。

 

“贼哈哈哈哈哈哈。你看起来是个可爱的小东西。那么艾斯是从哪里盗走你的呢?那里是不是有很多的像你一样的女士,你觉得我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引诱到这里吗?”一个自我介绍为蒂奇(黑胡子)的男人问她,在他说话的整个过程中都在低头看着她的胸口。  

 

伊丝卡觉得有一种微妙的需要交叉双臂的感觉,对他怒目而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个意想不到的救星来了。

 

“哎。你们都是这样对待其他女人的吗,哟?退下。”一个轻松的声音传来。伊斯卡转过身来,一个头上有一撮金发的棕褐色男子走到聚集在伊丝卡面前的人群的最前面。

 

她知道他会到来的,但亲自看到他和其他队长见面的时候让整个时刻感觉更加不真实。第一番队队长,不死鸟·马尔科。白胡子的得力助手,一名四皇的船员,只有海军上将和少数几名选定的中将才能在战斗任务中与之匹敌。

 

他、乔兹和纽盖特,是总部通常建议在与白鲸号船员战斗时避开的三巨头。乔兹拥有滴水不漏的钻石能力,纽盖特则是因为他这个人本身,而不死鸟马科尔在战斗中拥有无限再生的神话般的力量,这让这三个海贼成为了强过他们海军的致命对手。

 

马尔科朝她走来,但与他的兄弟们不同,他的态度更和蔼可亲,似乎对取笑她或艾斯不感兴趣。蒂奇咯咯地笑着懒散地离开,此时留下她一个人。

 

“你好呀。我是马尔科。你一定是艾斯的海军朋友。”

 

他们周围的谈话僵住了。随之而来的有瞬间的沉默。  

 

“我是怎么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她想,她周围的大部分船员从欢快到完全糊涂,然后警惕起来,一些人带着防御性的目光后退。 

 

“艾斯的秘密女友是海军?!这是允许的吗?!我们是不是被渗透了?!”哈尔塔问道。

 

在他身后,萨奇回来了,现在似乎对正在展开的戏剧化形势感兴趣了 100 倍。“如果是艾斯把她拖到这里来的,这算不算海上入侵?”

 

如果他和其他一帮人现在没有用随时准备突袭的猎人般的脸看着她,那会很有趣。

 

马尔科对着哈尔塔震惊的脸笑了笑,挥手示意大家离开。“老爹在你们认识她之前就知道了。而且,她还是我们船上的客人。别再表现得像一群小鬼了,”他责备道。

 

第一队长的话打破了紧张的气氛,船员们放松下来,又回到了他们对艾斯的戏弄中。

 

伊丝卡忍不住松了口气。

 

马尔科转身面对她,以友好的姿态向她伸出手。“对此我很抱歉。我以为艾斯会让每个人都知道,但他往往会忘记一些小细节。我希望我们没有吓到你什么的。”

 

她试探性地握住他的手,强迫自己放松。“不、一点都没有。终于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他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 她气喘吁吁。

 

虽然几秒钟前她还很害怕,但伊丝卡开始接受到目前为止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艾斯的大多数船员都很好,没有人想杀她。尽管他们似乎不确定她作为一名海军的身份,但许多船员仍然愿意听她说话。在与 G-5 粗鲁和咄咄逼人的海军打交道数月之后,与这些快活的人在一起真是令人愉快。

 

马尔科咧嘴一笑,不好意思地揉了揉后脑勺。“所有的事都很好,我希望。我不想缩短这一刻,但老爹真的很想见到你。如果你从这边来,我可以带你去找他。”

 

那个迅速成为艾斯最敬佩的船长的男人,现在已经稳稳地排在了她名单的最底部,马尔科开始带领她远离木板的安全地带,去接近坐在更远处的若隐若现的身影,那个男人在等待她.

 

也许她很快就不再害怕了……

 

+++

 

“那么,为什么是苹果九号?” 马尔科带着她接近她的厄运,漫不经心地问道。

 

“因为那儿的天气很好……”她跟在不死鸟队长身后,喃喃道。晴朗的天气。如果艾斯没有来访,她会离开,并且下周将计划在下雨的岛屿上继续她的下一个假期。

 

在她的视线之外,一个比这艘船上任何人都大的男人的庞大身躯若隐若现地逼近。

 

爱德华·纽盖特比在她的脑海中设想的方式要更可怕,尽管她花了无数个小时想出无数这个男人在准备与她的会面时会是什么样子的最可怕的想法。当他坐在甲板上的大椅子上,一口气喝完一整罐清酒时,他盯着着她靠近的身影,就像一只狮子看着一只蚂蚁靠近。

 

这艘船上的霸气已经很强烈了,当艾斯带她上船时,她一看到白鲸,她的感官就受到了冲击。

 

但是接近整艘船最大的霸气源?

 

离白胡子越来越近的感觉,越来越像是一道无形的力量之墙,一步一步的将她朝地板缓缓碾压。像萨卡斯基上将这样的男人可能会看她像个单细胞的弱小的生物,但从来没有人真正让她觉得自己……直到现在。

 

我以为艾斯已经很强了……

 

在她想着这些事情时,马尔科继续他漫不经心的喋喋不休。

 

“天气?!嗯,这是第一次。我不知道有很多女士喜欢多雨的岛屿。希望艾斯没有破坏你悠闲度假的希望,”他开玩笑说。伊丝卡很害怕,但没有表现出来。

 

艾斯还在甲板对面和他的兄弟们打闹。没有他在身边,伊丝卡可以看出她的担心对不死鸟来说是显而易见的。

 

白胡子眼睛一亮,伊丝卡停在了他的面前。伊丝卡不敢正视他的目光,白胡子懒洋洋地低头看着他们,她心中惊恐万分。

 

不要让自己那么难堪。艾斯不会只是为了让他的船长毁了你才把你带到这里!

 

当马尔科留在她身边,咧嘴笑着时,她的思绪飞速运转。

 

“老爹,这是伊丝卡。艾斯喜欢的那个海军女孩,他告诉过我们的!”

 

白胡子只是低头看着她,脸上没有明显的恶意,但伊丝卡无法确定。她犯了看他眼睛的错误,赶紧鞠躬打招呼,以弥补自己的错误。

 

“很——很高兴认识你!” 她结结巴巴地说。

 

很高兴见到你?!?!哇,她现在一定是在发抖,看起来很艰难。 

 

海军会因为她对白胡子说出这样的话而杀了她,这个男人负责击沉一个又一个舰队,并在每次冲突中将各个级别的海军上将击落到他们的舰队的甲板上。

 

但她在这里,和艾斯的船长见面,就像是友好的见面和打招呼一样。当白胡子的笑声在船上轰隆作响时,她脚下的甲板轻轻地摇晃着,肯定是意识到了这种情况的荒谬性。

 

“我必须亲眼看到。在艾斯和我提过的所有人当中,你是我最希望看到在我自己的船上出现的人。”

 

她耸了耸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嗯,谢谢你让我上船。我知道我不是来自最受欢迎的地方,但很高兴看到艾斯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周围都是好人,”她平静地说,保持镇定。

 

白胡子对她挑了挑眉,但没有追问。他只是笑了笑,仿佛整个事件都是一个有趣的场景,让他亲自见证和享受其中。

 

“欢迎艾斯的任何朋友来这里。但我仍然觉得这是如此特别,以至于那个火焰小子设法与像你这样的小海军成为朋友。你看起来不像我想象中会跟随艾斯并与他保持联系的那种人。你们是不是成了情侣之类的,还是你是来抓他的?”

 

伊丝卡摇摇头,心慌。

 

“不。不。不是那样。我们只是朋友。事实上,我们曾经是敌人,但几年前艾斯帮助了我,嗯……作为一名海军,我要担心的事情比抓捕他更重要。反正我也不抓不了他。”

 

白胡子似乎对此很感兴趣。他双手托着下巴,靠得更近了。

 

“哦?那些东西会是什么?”

 

“嗯……就像我想拯救的人一样。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将人们从自然灾害、真正危险的罪犯,甚至他们之中拯救出来,对我来说都更有成就感。我所知道的是,艾斯不是那种会给不值得的人带来痛苦和伤害的人。我最好将自己的力量用于帮助无辜生命的安全,而不是浪费在新世界的海贼身上。老实说,我根本不想来这里……我是说新世界!你的船很可爱,我没有不尊重的意思——!”    

 

“古拉拉拉!!” 他笑了,打断了她。“这些都是崇高的目标。似乎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听到海军中的有人说这样的话了。”

 

她放松了。他的笑声打消了她的顾虑。等他的笑声平息下来,他坐回原处吸了口气。

 

“是的。这些都是崇高的目标……不过我认为你不会在这里待得太久。如果艾斯告诉我的是真的,而你也有同样的感觉,那么在你产生影响并以你想要的方式帮助人们之前,这片海洋就会摧毁你。”

 

她愣住了,被他的话震惊了,刺痛了。

 

“呃-对不起?”

 

白胡子低头看着她,比刚才的调侃还要认真。

 

“我并不是要侮辱你这个小姑娘。但我是个老水手。我知道你的类型。我见过他,我已经与之抗争过……我见过像你一样的海军在这种心态下起起落落。像你这样的灵魂不会在这片大海持续太久。别待在海军。优秀的海军总是最先进入坟墓,如果你继续这样坚持,你就会成为下一个,”他说。

 

她感到心中的屈辱浪潮与她保持沉默的决定作斗争。他端详着她的脸,等待她的反应。马尔科也在旁边看着,他的表情与他的船长同样的情绪相对应。

 

“也有很多优秀的海军坚持了下来。你不认识我们所有人!” 她反驳道。 

 

他给了她一个怜悯的眼神,就像一个长辈在责备一个无知的孩子。伊丝卡感到愤怒涌上心头。

 

这个男人比她年长,他会从他的过往经验中知道这种情况。但是,像鹤和卡普这样的海军呢?当然,他以前见过他们。爱德华·尼盖特不知道他们是正直的英雄吗?

 

白胡子像是把这个念头从她的脑海中拉了出来一样,摇了摇头,疲惫地叹了口气。

 

“你很快就会看到的,女孩。这个时代已经走到了尽头。海军吹嘘的许多纯洁和正直的理想都只是徒有其表。我不否认我们海贼是一群罪犯和小偷,但我接受了这个形象,并诚实地把它举起来让全世界看到。”

 

他给了她最后一瞥。“我希望你能离开海军。我可以说你的心知道正确的地方,但你的头脑还没有意识到我们都被腐败的制度所束缚。”

 

她无法回应。他的警告里的某些东西让她感觉更深奥和不详,就像他的警告涵盖了整个世界,而不仅仅是她表面上微弱的职业抱负。 

 

他的语气软化了。“和你说把。因为你是艾斯的朋友,我对你也无可挑剔,如果你想离开海军,你可以随时来到这里。真的。在我认识的当中,有胆量独自一个人登上这艘船的人,不多,更不用说海军当中了,而且,你的信让艾斯非常高兴,为此,我永远感激。”  

 

她目瞪口呆。

 

如……如果她叛逃,白胡子会在他的成员中为她提供一席之地?

 

侮辱、奉承、惊讶和怀旧的情绪一下子扑面而来。

 

这果然是艾斯的船长。

 

“谢、谢谢……我的意思是我已经跟艾斯说了三遍‘不,谢谢’,但我很感激,先生。”

 

他点了点头,一时似乎很满意。“好,那好吧——”

 

“老爹!” 艾斯大吼一声,急忙跑到他们面前。似乎他终于意识到伊丝卡已经离开,并与他的父亲会面。

 

白胡子对他的儿子咧嘴一笑,一种真正的父亲般的表情从他身上掠过,看到他瞄准了艾斯,让伊丝卡感到温暖。

 

“艾斯!我看到你在这里找到了你的女朋友。她在跟我说你三度试图让她成为海贼却失败了,这是什么?我以为你说她讨厌她的工作。这对你来说应该很容易的事情,”白胡子开玩笑说,伊斯卡用手捂住脸,艾斯愤愤不平地叫道。

 

“她只是太固执。我正为此而努力!” 他大叫反驳回去,脸因尴尬或愤怒而变得通红。

 

白胡子转身面对着她,这个老船长搞了个恶作剧,这让她隐隐想起卡普中将的恶作剧。

 

 “所以,是在什么样的海军部队让你讨厌自己的工作,却又固执地拒绝离开?你看起来不像是新世界本地人。到达这里一定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他们把你派到哪里去了?”

 

她做了个鬼脸,与撒谎的本能作斗争。从大局来看,她并不是一个真正重要的海军,至少对白胡子这样的男人来说不是。最好是实话实说,不要冒着她隐瞒什么的风险。

 

“我在 G-5。”

 

“什么?那些家伙太坏了!” 马尔科在她身边喘着粗气。“……期待你,我的意思是……你看起来很好。” 

 

“这提醒了我。我们早该摧毁他们的新基地了。”白胡子沉思着,伊丝卡感到毛骨悚然。“也许我会把这件事推迟到下个月。谁知道?当艾斯的小女孩再次休假时,他会告诉我的,这样我们就不会在下一次突袭中意外抓住她。如果她意外陷入我的地震攻击中,我们很难说服她成为新女儿。”

 

“好的好的!”

 

伊丝卡被年老的船长吓住了,而白胡子和艾斯一起笑了起来,当马尔科将一只安慰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时,伊丝卡的脸变白了。

 

“他在开玩笑……应该吧。”

 

她松了一口气。“哦,感谢上帝。”

 

“即使你在下一次突袭中在那里,我们也会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或者只是绑架你。我们不会伤害我们兄弟的朋友。”

 

焦虑又回来了。好样的。

 

眼前的三名海贼,似乎都沉浸在他们的欢乐中。伊丝卡默默地开始思考现在是不是偷偷溜走的好时机。

 

不过,年长的男人好像会读心术似的,白胡子在为伊丝卡的反应笑完后,转头看向大副。

 

“马尔科,告诉萨奇去为欢迎会做足够的食物。我看不出今晚没有理由不开宴会!”

 

在她身后,甲板下方的船员们听到了声音,并在她周围回荡着赞同的欢呼声。

 

猜猜我会在这逗留多久。

 

+++

 

伊丝卡走开时感觉脚都麻了。即使在她最疯狂的梦中,她从未梦见过自己被世界上最危险的海贼称为“女儿”。此外,白鲸号到达 G-5 基地海岸的形象将在未来数周内助长她的噩梦。

 

但总的来说……她还是被震撼了……被安慰了。

 

艾斯转向她,咧嘴一笑。“那么,你怎么想的?他很棒,对吧?他是世界上最强的人!”

 

她点点头,试图迎合他的热情。“他比我想象的要友善得多。我很高兴看到你有一位有幽默感的船长。”

 

当他引导伊丝卡前往船上的厨房时,他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伊丝卡发现自己手里拿着一杯饮料,这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参加海贼的宴会并成为宴会的一分子。

 

海贼们,尽管他们犯了很多错误,但他们确实有一些海军永远无法企及的宴会技巧。

 

不乏歌唱、舞蹈和美食。在观看艾斯对他的船员恶作剧,以及加入人群之间用五彩缤纷的笑容唱着水手号子时,伊丝卡不禁为整首歌脸红,她觉得她的戒备完全放松了。

 

白胡子监督着所有人,喝得心满意足,当他的一个儿子做了一件特别愚蠢的事情时,他放声大笑。

 

之后哈尔塔走近她并兴高采烈地将她介绍给另一位队长比斯塔(注:白胡子海贼团第五番队队长,绰号“花剑”)时,伊丝卡关于身为一名海军的任何紧张情绪似乎都消失了。三人热切地谈论着剑术和技巧,伊丝卡在船上发现了志同道合的人,又惊又喜。

 

她是目前 G-5 中唯一一个专心的女剑士。与恰好也是最伟大的战士之一的剑士们讨论剑术对她来说感觉是那么不真实。

 

后来,比斯塔眨了个眼,并告诉她艾斯正在接近后,艾斯找到并掳走了她,让她有种屈辱感。萨奇回来了,他比先前喝得更醉,并且兴高采烈滔滔不绝的向伊丝卡讲述艾斯在给她写信时发生的所有故事。

 

但这很好。真的。当萨奇决定重演艾斯对她最后一封信的反应时,她发现自己笑了起来,就像她几个月没有过的一样,艾斯不得不被扔进水里,因为他再次试图兑现他的恐吓,让萨奇的头发着火。

 

他们是一群有趣的家伙并且是一个很好的家庭。  

 

她希望她能对自己的队员们说同样的话……

 

+++

 

(之后)

 

她应该回到她旅馆的房间。天快黑了,没有艾斯带她回去,一个人走会很冷。

 

我得告诉他和我一起去。

 

宴会在几个小时前就结束了,艾斯在她离开之前设法说服她在甲板上凝视星空。他们一直坐在那里,直到几分钟后,伊丝卡能听到艾斯睡着后发出的轻柔的鼾声。

 

她抬头看向他,他睡梦中的笑脸,永远印在她的记忆里。

 

也许,我应该自己回去。他在这里似乎很开心。

 

她决定在勉强自己站起身然后离开前,给自己五分钟。她很高兴艾斯将她介绍给每个人。这对她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在某种程度上,她因为能够与这样的海贼见面和交谈而见识到了更广阔的一面。这个世界是一个如此复杂的地方。

 

伊丝卡真的很想知道事情是否可以再次回到简单的状态。海军 = 好,海贼 = 坏,这样的想法现在离她太远了。怎么会有人认为这些人是邪恶的,这个结论太重要了,不能草率下结论,尤其是当她知道那些做这种结论的人永远不会像她那样与像艾斯这样的人交谈时。

 

还有五分钟……

 

她的眼皮就这样滑了下去。艾斯是个温暖的人。有他在她身边,从他吵闹的兄弟们那保证她的安全,事后看来,她睡着这件事不应该让伊丝卡感到震惊,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随着夜幕的降临,她的意识消失了。

 

+++

 

(早晨)

 

“我想问你一件事。”

 

伊丝卡僵住了。这是迄今为止她的假期中最紧张的一天,昨天她遇到了一个有时候为了好玩而就可以引发地震的四皇。 

 

当她早上醒来时,她躺在艾斯的床上。伊丝卡相信这是她最接近死于震惊的时刻。如果不是因为她穿着完整的衣服并且没有明显的恶作剧的迹象,她可能会真的会死于震惊。

 

她是一个早起的人,当她逃离他的房间时,她发现自己独自一人在白鲸号的甲板上,远处只有两三个船员正在值完他们的夜班并完成交接。

 

艾斯很快就出来了,打着哈欠寻找她,丝毫没有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

 

“怎么了?” 他咕哝着,他的话在睡梦中有些含糊,但同样担心。伊丝卡委婉地询问了昨晚发生了什么,艾斯简单地回答她睡着了,他决定让她和他一起睡一个晚上,因为她看起来很累,他不想吵醒她只是为了一路走回她旅馆的房间。

 

艾斯没有说谎。她的顾虑顿时烟消云散,但艾斯又怎么会不知道和女人同床是多大的暗示呢?

 

他没把她看成女人吗?是这样吗?!

 

别想太多。保持清醒。

 

她满意了,让他陪她走回城里。当她告诉艾斯是时候离开时,艾斯的脸垮了下来,这是她在拉开前与他共度的最后时刻所能做的事情。

 

伊丝卡想说到下次再说……她真的很怀疑他们是否有机会再次见面。总部的某个人迟早会报告白胡子出现在这个岛上,因为在任何特定时间总是有大约二十多艘海军军舰在跟踪着他。最终有人会挖掘出她曾经在这里待过并开始怀疑。

 

伊丝卡已经在为自己被要求进行特别报告的那一天做好心理准备,她将不得不撒谎说在她离开期间没有看到任何白胡子的活动。

 

如果她再次休假,艾斯又带着他的船员过来,她的上级不会相信这种巧合。她会被海军视为潜在的叛徒……因为这份罪责,她会面临比调到 G-5 更糟糕的惩罚。

 

“伊丝卡?”

 

当她发觉自己现在正站在旅馆房间的门前时,她正准备祝福艾斯并说再见。毕竟她得收拾行李。她返回 G-5 将乘坐同一天晚些时候离开的船……

 

“我想问你一件事。我知道我一直为之努力,我会在之后停下来,但是……你确定你不想跟我走吗?”

 

如果她看着他的眼睛,伊丝卡就知道她的意志会崩溃。所以,她一直背对着他,看着门把手。

 

“我们永远是朋友,火拳,无论何时。但这是我的选择,我需要尊重它。”

 

他叹了口气,更多的是泄气而不是悲伤,但无论如何他理解地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不会再问了。我知道这是你的梦想……我支持你。我不认为我会喜欢海军。我知道我不会。但是……如果有人可以为海军做些好事的话,那就是你。”

 

伊丝卡转身抱住了他。他的话是她多么迫切需要的燃料啊,她感受着感受火的温暖。

 

白胡子关于她的灵魂的话,还留在她的脑海里,让她担心。

 

“再见了火拳·艾斯。很高兴我没能抓住你。”

 

艾斯咧嘴一笑。“呵呵。除非你尝试一百万年,否则你还早着呢。”

 

她朝他吐了吐舌头。他仍然粗鲁。他一定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队长。他的船员很幸运。她希望这是她唯一嫉妒海贼所拥有的东西。

 

她希望他平安。艾斯很强大,期待他能长命百岁并不难。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可能会不妙,但对于像他这样的人......会发生什么?

 

+++

 

艾斯的视角

 

伊丝卡走了进去。她的存在感慢慢消失了,艾斯感觉自己的心上有一个洞扩大了(后悔了)。

 

在他所有的船员中,她是唯一一个不断从他的指缝中溜走的人。这是可耻的。罗杰绝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老爹昨晚同情地看着他的表情,现在仍然掠过他的心,特别是看着她离开的时候,又浮现出来。

 

路飞会怎么想?另一个他似乎无法挽留的朋友。或者是一个不想让他留下来的人。

 

但艾斯知道不是这样。不,不幸的是它更复杂。伊丝卡知道她不属于海军。艾斯能感觉到,即使她太固执,无法承认。

 

她和他们在一起更安全吗?可能是。至少目前是这样。但如果她跟他一起走,她可以自由,可以变强,他会保护她免于任何伤害,成为他伙伴中的一员。

 

在艾斯看来,这似乎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她总是让他和以前的黑桃海贼团感到困惑。

 

他错过了她。错过了和她共处一个团队的机会。错过了他们有朝一日能以朋友而不是敌人的身份对抗的希望。

 

丢斯把她带过来是对的。他确实感到更加空虚,尽管他还有家人,并且知道路飞在外面很安全。

 

我希望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是艾斯在绝望中最不愿意去想的愿望。如果他不得不见到伊丝卡,并再次看到她彻底离开,他不知道他会怎么做。

 

我的朋友总是在离开我,不想和我在一起。

 

只是现在感觉比以前更糟了。

 

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个关卡之后,她会停止他们的信件往来。他知道海军是怎么工作的。一旦他们把他,他的船员,以及她同时在这里的点点滴滴联系起来,他们就会审问她,密切关注她的一举一动,如果他们发现她作为客人在船上过夜后,就会把她关押起来。

 

说再见让他很受伤。萨博离开的痛苦从未停止过,在他刚开始出海的那段日子里,只有再次见到路飞的承诺才让他保持前进。

 

他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团队,现在他有了一个新的家庭,有一段时间他甚至还拥有了伊丝卡。

 

但是,如果艾斯再次见到她,那很可能是敌人。

 

他不想和她战斗,也不想让他的任何船员去与她对抗。而且他也真的不想逼着老爹绑架她。虽然老爹知道她对艾斯很重要,不会让她在与他们的战斗中死去。但伊丝卡会厌恶他,永远不会让自己真正加入他们。

 

艾斯希望她能尽快被调回乐园。大海的这一边不适合她。梦想在此处将会被打碎,海军在多年前就已经扼杀了在这里做好事的机会。

 

现在海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和四皇争夺领土以及征服岛屿。伊丝卡这样一颗善良的心,一不小心,总有一天会被卷入火海。老爹曾经说过,新世界欢迎背叛和卑鄙的手段,而海军似乎只是那种在世事艰难时自取灭亡的货色。

 

他希望她能保持安全,虽然相离很远。

 

有一天,当他变得足够强大时,他会再试一次。有一天,他会的…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