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

与我同行(Come away with me )

第五章:没有旗帜的世界


梗概:事情发生了。伊丝卡开始意识到,她也许不会实现她的梦想,并且更糟糕的是,艾斯也不会。

 

亲爱的钉子手·伊丝卡,

 

我希望你一切都好。我敢肯定你听说了,家庭里发生了死亡事件。我们的四哥被人谋杀了。

 

我知道你期待听到艾(划掉)特斯的消息,但我们的这位二哥已经离开去为四哥报仇了。我们黑头发的叔叔似乎有犯罪的嫌疑,特斯已经开始追捕他。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请你注意安全并且保持注意。如果你看到我们家的二儿子,请直接送他回家。他可能会听你的,尽管我怀疑他不再听任何人的话。

 

我知道你以前问过,但我放弃了这本书。我以为我是一名作家,但真的,我发现我更喜欢作为一名治疗师的生活。我甚至遇到了一个人,我想我可能会像你对待特斯那样花时间去照顾她。

 

我不知道还能告诉谁。我的兄弟们都是会取笑我的类型,即使他们是好意的。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再见面,但我很想对你倾诉这个秘密。

 

如果我们真的可以再次见面,我会告诉你更多关于她的信息。

 

最好的,

 

医学博士

 

+++

 

这是她在 G-5 基地收到的最后一封信,也是她唯一觉得有必要烧掉的一封。艾斯寄给她的那些东西都被藏起来,小心翼翼地藏在她的内衣抽屉里。没有人会想到在它们中间搜查信件。

 

这最后一封信感觉就像一个被烧掉的东西,就像一个她可以解除的诅咒。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

 

最后,她保留了最后一封信。这是她对丢斯的唯一纪念品。当他费力把它寄给她的时候,把它扔进火里似乎是无情的。 

 

她咽了咽口水,脑海里会抹去她可能想流下的任何眼泪,无论是因为宽慰还是混乱。

 

她很高兴能离开这个地狱洞。感谢鹤中将。在准将的位置上提到了伊丝卡的名字,并且准将的位置属于她的。

 

离开 G-5 基地的感觉应该比以前好。

 

这一刻,新世界感觉就像是一个唯一存在的地方,一个唯一的她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事的地方。

 

伊丝卡看着要塞越来越远,直到她所站立的舰船驶回了红土大陆的另一边。

 

那封信一直困扰着她。尤其是当私人情报证实了白胡子的船上发生了谋杀的消息时。

 

每隔一天,伊丝卡就会发现自己明显地追踪报纸,希望能得到有关白胡子船员的最新消息。

 

萨奇作废的赏金海报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第一个真实迹象。伊丝卡回想他们相遇的时候,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充满活力和强大。他怎么可能死?虽然才认识他一天,但想到他已经永远离开了,她就悲痛欲绝。

 

在确认他被谋杀后的几周内,海军情报部门传来消息,警告任何基地部队去逮捕一名名叫“黑胡子”的叛逃海贼,现在他已经与他的船员分开。G-5 分部从未见过他;事实上,直到在更多的情报来临,得知他已经在乐园的时候,他们甚至都没有找到他的踪迹。

 

那是几周前的事了。

 

而现在艾斯正在追捕他。

 

伊丝卡记不起关于蒂奇(黑胡子)的事了。只是当他们见面时,尽管他脸上带着微笑,但他看起来混乱又邪恶,而且有些令人厌恶。她一直很确定白胡子的船上没有害群之马。所以她无法想象这种背叛对如此信任兄弟的艾斯来说是什么感觉。

 

她想:我们遇到过很多人,他们的感知比他们表现的要多。我只希望艾斯能证明他的敏锐的判断,在他和黑胡子再见的时候。

 

蒂奇看起来不像是威胁。不过如果现在伊丝卡知晓,最无辜的面孔可能是最危险的。她只希望艾斯能够没事。

 

他很强大。会发生什么?她需要抱着希望,相信他的能力。


当截获红发和白胡子联系上的情报时,已经她回到总部的第三周了。

 

这是伊丝卡第一次看到鹤中将脸色如此阴沉和焦灼。沙鳄被剥夺七武海的时候,都没有让这位年长的女人感到不安。

 

即使是司法岛的崩溃,也没有动摇鹤中将的沉稳和冷静。

 

但两个四皇的会谈却做到了。

 

伊丝卡挂着准将的头衔,开始在海军本部中将卡普的领土内巡逻,因为这位年长的海军英雄准备出发并拦截一些沿着伟大航道急速竞发的海贼新人们。

 

当卡普访问鹤中将时,卡普跟鹤中间在鹤的办公室发生了争执。鹤请求卡普去与战国交谈,同时开始为潜在的战争做准备。

 

伊丝卡觉得她的希望破灭了。红发香克斯究竟对爱德华·纽盖特说了些什么,才严重到引发一场战争呢?她想不通。

 

但她的直觉告诉她是因为艾斯。在他们过去的信件中,她了解到他的弟弟路飞崇拜红发,但这并不意味着艾斯和红发就能和平共处。

 

她希望这只是红发和白胡子之间的战争,艾斯没有参与到其中。她很确定,纽盖特将凭绝对数量和绝对力量获胜。而据报道,艾斯并没有和他的船员在一起,那么他可以避免在战斗中受到任何的伤亡。

 

她知道她这样的希望真的很糟糕。艾斯故事中的红头发似乎也没有什么恶意。但是有什么选择呢?矛盾发生了,而麻烦似乎是每天都在不受控制地变得更棘手、更致命。

 

而她在这里,在这个远离真正的危险的另一半世界内。她正在做出一些改变……

 

+++

 

(伟大航道:乐园)

 

这只是一次普通的例行抓捕;她甚至会说太容易了。

 

巴基“小丑”充其量是一名平庸的海贼,只是空顶着凶恶的虚名。她想都不用想,就在他的手腕上搭起了一对海楼石手铐,把他尖叫着的身体拖到了她的双桅船上。

 

就在伊丝卡不知道将巴基船员的宠物狮子送到哪里,是否可以向动物保护区提出申请时,巴基对她的一个手下说了些什么,这引起了她的注意。

 

好吧……他实际上是尖叫了起来,但无论如何,他说了什么,这很重要。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火拳艾斯的好兄弟!他会随时回来给你们这些失败者的教训!随时!……等着吧!……”

 

巴基绝望地看着坐在附近伊丝卡的一个戴着手铐的女人,那个女人的名字是爱尔维达。 

 

这位戴着镣铐的知道事情已无望的女士——爱尔维达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当她瞪着巴基时,她的脸上没有丝毫敬意。

 

“艾斯两天前在派对结束后就离开了。我警告过你,我们不应该在海军基地附近冒险这么远!!” 她对他厉声说。

 

巴基眨了眨眼,惊恐地张大了嘴巴。

 

伊丝卡的心却在转。

 

“你说艾斯……两天前在这里?” 她按了按巴基的肩膀,迫使巴基看着她。小丑冷笑一声,不愿说话。

 

“也许吧。我是绝对不会说的!!”

 

她还是继续耐心劝说。“你有留意到他的去向吗?有什么方法可以联系到他的吗?”

 

巴基愤怒地滚到旁边。“我永远不会把他出卖给你的!”

 

她想摇晃他,但想象自己粗暴地审问一名海贼囚犯的画面让她的胃翻腾。

 

G-5 肯定给伊丝卡留下了某种印记。接着,她开始四处搜查。艾斯的电话虫没有出现在船上。伊丝卡最终结束搜查,确定巴基没有更多信息来换取下一场更容易的抓捕时,无视掉巴基讨价还价的尝试。

 

不过,这仍然是一条她可以追踪的线索。两天前,艾斯从这艘船上经过。那么他很可能在附近的一个岛上。

 

如果他在跟踪黑胡子,也许她可以拦截艾斯。也许,她终于可以做点什么,让他不去招惹麻烦。她将不得不开始想方设法挖掘一些机密的海军情报,总之……她至少应该尝试一下。如果她能找到他,也许她可以说服他回家。 

 

+++

 

“你觉得你在做什么?”

 

伊丝卡在报告室中央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刚到门口站着的鹤中将正看着她。

 

看来她最近的小动作终于被注意到了。这是否意味着一切都结束了?

 

鹤中将注视着她,伊丝卡的一举一动都被这位严厉的女海军捕捉和分析。 

 

“中将,”伊丝卡向这位年长的女人致敬。“我正在收集本周的情报报告,女士。”伊丝卡说。不过,没有什么能骗过她。

 

“你曾经告诉我,你从失败中吸取了教训。你已经从追逐你永远无法抓住的东西的试炼中通过了。”

 

伊丝卡试图努力组织着回应的语言,鹤等待着。当她什么都想不出来时,鹤继续说道。

 

“你一个人是找不到那个火拳小子的,就算你找到了,我也不会让你去找他。”

 

她想否认。伊丝卡摇了摇头,努力装出一副慌乱的样子。“我发誓我没有不尊重您的意思。我从来没有打算再去追捕他。我真的不在乎火拳或他的船员是否遭遇了任何事情。不过,所有关于他们的消息都只是……令人震惊。我想,如果我能弄清楚他的行踪,我可以给与跟他犯下的那些案子有关的人一些帮助,因为我有追踪他的经验。”

 

鹤能不能看穿她的谎言,伊丝卡不知道。相反,年长的女人招手示意她过来。

 

“所以,你在追踪他,是吗?”

 

“是——是吗?”

 

“你知道有来自巴罗那岛(注:艾斯与黑胡子决战的岛屿)的难民仍然需要安置,对吧?” 鹤环臂,疑惑地看着她。

 

伊丝卡眨了眨眼,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夫人?”

 

鹤叹了口气,一道阴森森的阴影笼罩在她的脸上。

 

“是啊,我还以为你还知道呢。你看到刚刚传来的纸质报告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不过,你有没有看过我昨天的报告,是什么导致那些难民逃离的?”

 

伊丝卡摇摇头。巴罗那岛屿不是她的负责巡逻的领地,她对艾斯的追踪也没有把她带到那里。阅读中将的报告似乎没有必要,除非艾斯的踪迹最终将他带到那里……

 

不好了。

 

“跟着我。”

 

+++

 

他们最终来到了一个巨大的会议室,大门带有金色门环的厚重门把手。当需要讨论最严重的问题时,所有海军上将都在这里会面。

 

伊苏卡觉得自己很渺小,她站在鹤中将身后,靠在墙上,静静地等待着,源源不断地有中将、少将走进来,后面是战国和三位海军上将。

 

其他下级军官也过来和她一起靠墙站着。只有高级别的海军军官才有椅子可以坐。 

 

最后一个进去的是卡普中将。

 

伊丝卡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但在她的视线边缘,却能看到卡普一脸的严肃。那个以无忧无虑的笑容和乐观的态度而闻名的海军将士看起来很冷酷,并且被什么东西困扰着。

 

片刻之后,当战国开始宣布世界政府将会将爱德华· D·蒂奇,又名“黑胡子”的海贼,招纳为七武海。

 

问及他做了什么才能获得这样的位置时,当提到艾斯的名字时,伊丝卡的心跳都停止了。

 

火拳艾斯,或者更确切地说,他现在被称为波特卡斯·D·艾斯,已被蒂奇击败、俘虏并押送至海军总部。

 

一切都感觉不真实。但从鹤中将与房间内其他海军将士不同的冷静来看,她在大厅里逼问伊丝卡时就已经知道这个消息。这是她在告诉她的徒弟,最好放弃寻找艾斯的这个目标的另外一种方式吗?

 

鹤是在怀疑伊丝卡是火拳的朋友,还是她的导师认为,这次会面是为了告诉伊丝卡,她的长期目标终于入狱了?

 

不管哪一种,她都感到不妙。

 

“黑胡子这个渣滓带来交换的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海贼……纽盖特那还有更强大的队长。很明显,我们不应该把七武海的头衔交给这个背叛自己伙伴的黑胡子。我不在乎那个恶劣的海贼男孩是不是白胡子的二番队队长。既然输给黑胡子这个无名小卒,他的脑袋说不定不值五亿贝利。

 

“艾斯不只是个孩子,黑胡子也不仅是个无名小卒。”

 

赤犬对此挑了挑眉,伊丝卡开始和房间里的其他人一样专注于他们的谈话。

 

“爱德华·D·蒂奇已经埋伏很多年了。有消息说他终于拥有了一种恶魔果实,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容易破坏海上的力量平衡。现在最好让他站在我们这边。至于那小子……” 战国的目光扫向卡普。

 

如果伊丝卡不是特意去留意卡普,她就会错过这一瞬间。卡普和战国对视后移开视线,好像即将发生的事情会给他造成永远的伤害,这位海军英雄流露出脆弱的神色来,然而仅仅一秒钟。

 

“正如我们大量的证据所表明的那样,波特卡斯·D·艾斯是……哥尔·D·罗杰的儿子。”

 

+++

 

伊丝卡阅读了艾斯与黑胡子决斗后从巴罗那岛打捞出来的东西的纸质报告。

 

艾斯。海贼王的儿子。海贼王的继承人。哥尔·D·罗杰的儿子。

 

这似乎很荒谬。她不相信。

 

会议结束后,鹤中将只是看着她。“放下他吧。我不知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我希望你记得你的作为海军的身份以及你当初加入海军的抱负”她警告伊丝卡。

 

战斗结束时,镇上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报告上说,艾斯一开始是赢的,但黑胡子所谓的新的力量瞬间完全打败了他。

 

艾斯受了重伤。他被带到了最底部的因特贝尔监狱关押起来并昏迷了整整两天。

 

“当然,我是海军准将。天知道,我永远不会放弃您给我的机会。我只是……一想到我是在与海贼王的儿子战斗……多年前错失机会让他逃跑的回忆就让我不知所措。”

 

她越来越善于不动声色地撒谎了。  

 

鹤点点头,满意她的回答。

 

“在他被安排执行死刑的那一周里,我会让你休假。我给你增加了一些时间。费用已经支付了。”

 

她的心沉了下去。伊丝卡卡点点头,麻木的感觉又回来了。

 

尤其是当鹤微笑着从她身边经过时,给她留下了最后一个警告。“你是我的学生。我为你感到骄傲。但是,如果我在马琳梵多或因特佩尔100 英里范围内闻到你的任何气味,后果自负。往东走,往南走,去任何地方。总之走远点吧。这是为了你好。记住你背负的旗帜。我真的不知道你对这个海贼的感情,但你需要记住我们生活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

 

鹤中将那天对伊丝卡的话再也没提起过,往日的信任和寄予厚望的态度又回到了她身上。

 

然而,随着伊丝卡无果而终地想着离开的时间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她心中的裂痕越来越痛苦,无法忽视。

 

白胡子是对的。不管他是跟自己的船员航行守卫领土内的安宁,或者为艾斯担心,他们都可以光明正大地区做。也许是当时拒绝了跟他们同行,伊丝卡感到的自己的灵魂正在慢慢衰竭。白胡子的话是对的。

 

新的一天,让她可能重新开始救助平民,但能持续多久?如果政府更关心杀死一个像艾斯这样的青年,而不是惩罚一个像蒂奇这样的人,那么他们犯下的暴行会越来越多,这样下去,他们真的能占据道德制高点吗?

 

一些海军将士让她的焦虑更加严重。有些人以一种几乎是针对她的方式来使情况变得更糟……

 

在她不得不敲定休假计划的前一天早上,事情变得恶化了。伊丝卡在总部食堂用餐,耳边响起了坐在旁边的几个男人的笑声。所有人都兴奋的挤在了一起。

 

“他将被处决。我一直渴望看到这一幕。早晚的事。”

 

“是的,我希望所有成员们都能出现。我知道他们每个人都很害怕,但我希望他们能来。上将说得好,一石两鸟。我们终于可以在他们身上试验我们所有的新武器了。”

 

“就算他们不来,也会毁掉白胡子的名声。我的意思是,以这种速度,他的队长们分分钟倒下。呵呵。说不定等他们来的时候,所有强者都已经被处理掉了。当海贼意识到他们是多么的弱小时,这会更有趣!”

 

“我很高兴那个孽种终于被处理了。这个世界上不需要他的血。我们应该在他出生的时候杀了他。这样就避免这场混乱......”  

 

她所有的自制力似乎在片刻之间丧失,但伤害已经造成。

 

“你这个混蛋!” 她吼道。

 

“哇!” 当伊丝卡把热气腾腾的一碗汤扔到他脸上时,其中一个男人尖叫起来。其他人都被她的爆发吓了一跳。 

 

食堂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平民会因此而死。无辜者会因此而死。你通过庆祝一个你甚至不认识的年轻人的死亡来彰显自己是一名海军!真可怜!” 她开始大喊大叫,一只手拍在她的肩膀上,阻止了她的脚步。

 

“够了。”   

 

伊丝卡抬头。

 

卡普中将出现了,低头看着她,眼中酝酿着风暴。

 

在哪里……?

 

每个人都在等待。伊丝卡冲着那群男人大吼大叫,等着她承受风暴。

 

最终从来没有到来。

 

卡普转向他们,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无声的愤怒。“你们所有人,浅薄无知的新兵。战争不是游戏或派对。当我们的敌人到来时,总会有伤亡,而像你们这样浅薄无知的人将首先灭亡。永远不要放松警惕,永远不要低估这是多么可怕。现在,走吧。”

 

男人们震惊得目瞪口呆,但很快就逃离了食堂。到现在,伊苏卡已经能感觉到食堂里那些她没有注意到的人的眼睛粘在她身上。

 

几排外,卡普进来的那张桌子上,赤犬上将注视着她,一脸厌恶的表情直勾勾地盯着她。

 

哦耶。高级指挥部的午餐时间和我一样...

 

“而你……”卡普说,低头看着她,既恼火又困惑。“你为什么要捍卫一个你甚至不认识的海贼的荣誉?他是个罪犯。我们追捕他们并将他们收监。他们选择做错了事。无论他们是谁,我们都应该惩罚他们。”

 

离中将这么近,伊丝卡看得出来他的话在自己的脑海中造成了混乱,好像卡普试图说服自己而不是她一样。

 

但他们立场的现实让他意识到她必须做出回应并找到一种方法来证明她的行为是正当的。伊丝卡摆出她最扮得最好的扑克脸,看着他,让她的回答响亮,让所有人都能听到。

 

“请原谅我的爆发,先生。我只是说当战争爆发时平民和优秀的海军将士可能会死去。我绝不是要为处决我们抓获的海贼渣滓辩护。我只是想指出,庆祝他的死应该只有在我们取得胜利之后,而不是之前……”

 

她的回答似乎奏效了。她能感觉到盯着她的赤犬和他的几个追随者匕首般的目光消失了。

 

然而,当她抬起头来时,她意识到她的话并没有说服所有人。

 

卡普脸上的某种东西告诉她,他知道她在撒谎。不管怎样,他还是让她走了,走开了,给了她逃跑的机会,自从她进来后,她就一直盼望着逃跑。

 

+++

 

“你曾经追捕过他……”

 

她没有回答。卡普一定感觉到了她的不信任。当然,如果他是出于好意,他会知道她与艾斯 的关系,以及在她的档案中存在问题背后的潜台词。 

 

“嗯......如果你想见他......也许是告别,今天下午,在我的船上。但要保持沉默……最好是别当面,”卡普说。

 

当她独自走回军营时,年长的海军英雄把她带到了墙角。他说话的速度很快,不像在食堂里,他的眼神公然透露出他撕裂了内心燃烧的冲突,而不是小心翼翼地沉默。

 

伊丝卡看着他转身离开。心中的裂缝又回来了,她的心现在每一秒都在撕裂。卡普为什么要提供这个消息?他为什么要给她空虚的希望呢?

 

艾斯被俘虏了。这是和黑胡子的一笔交易,他的处决似乎在各方面都是不可避免的。为什么卡普如此在意,将这个消息提供给她? 

 

后来,在翻阅了一些机密文件后,她终于通过艾斯与路飞和卡普的家谱联系起来,卡普是艾斯的养祖父。

 

这是一个测试吗?他是想诱骗她,透露她对艾斯的想法或感情吗?还是她一厢情愿而已?这个人也曾与艾斯的父亲交过手。

 

也许他误会了,他将她视为一个志趣相投的人,一个恶毒的对手,想要在他们追捕的罪犯被处决之前去高高在上地羞辱他。

 

 如果是这样的话,伊丝卡再也没有比这迫切的愿望,去通过这次测试并彻底抹去卡普对她的看法了,即使是以她自己的生命和事业为代价。

 

伊丝卡在原地呆了很久。她本可以花时间打包并找出一条秘密路线,偷偷登上卡普的船。她本可以花时间制定完美的借口,在不被注意的情况下溜走,并自由地接受他的提议。

 

泪水开始滑落她的眼眶。她花费了很长时间,迈出第一步,这也是她最终承认三个难以忍受的事实的时间。

 

一:她的实力不足以拯救艾斯。也许什么都不会。她知道推进城的情况。即使以她的力量和技巧,她也会在几秒钟内被杀。

 

二:她害怕面对他。看到他受尽折磨、殴打和伤害。当她自由行走并继续生活时,她会被这点击溃并不能释怀地等待死亡。

 

三:她无权扮演他的救命恩人,即使她想办法把他救出来。艾斯有真正重视他的家人和朋友。与此同时,伊丝卡再而三地拒绝他。她表现得好像她凌驾于一切之上,她是那么虚伪,就像作为一名海军,某种方式上赋予了她的行为正义性。可是现在,当一名海军让她根本无法做她认为对的事情。

 

眼泪干了,她擦了擦脸。曾经她相信鹤中将和卡普是海军中成功征服这套体制并永久使用它的典范。但现在很清楚了。体制已经征服了他们,就像它最终征服了伊丝卡一样。她可以做她的工作允许她做的所有好事,但做不到任何事情,包括将艾斯从他的不公正处决中解救出来。 

 

夕阳西下,伊丝卡抬起头,看到世界政府的旗帜在海军总部最高建筑的最顶端随风飘扬。提醒每一个“正义”的海军将士。 

 

她日益增长的愤怒在心中沸腾。

 

+++

 

亲爱的医学博士

 

我不知道你是否会收到这封信,或者你在哪里。

 

对不起。关于一切,关于不做更多。

 

我被送走,当处决发生时我不会在那里或见到你。我希望你能阻止它发生。

 

我希望你和你的全家人都活着。你们每一个人。尤其是他。如果你还活着,而我也还活着,我总有一天会来找你的,你可以当面指责我恨我。

 

或者如果你愿意的话。

 

如果有什么令你宽慰的话,就是我讨厌我的工作,我的梦想已经破灭。我认为你的选择是对的。你跟随你的心,即使你意识到你最初的目标不是正确的,最终你找到了一个新的目标,并且很开心。

 

我活着将会缓慢地走向死亡。我不认为我有资格说这句话,但我确实希望你能拯救艾斯,给他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

 

我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在没有旗帜的世界里生活。我也希望艾斯活着看到这一天。

 

落款,

伊丝卡




评论(3)

热度(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